招生就业
本科生
首页>> 招生信息>> 本科生>> 正文>>

吴泽勇:宁静治学 简单生活

来源:   时间:2017年05月29日 18:48   访问量:

吴泽勇:宁静治学 简单生活

来源:学生记者 闫亚伟 李媛媛 冯超   时间:2014-05-02

转载自《河南大学报》第983期(总第983期) 2010年6月20日

已过而立之年的吴泽勇更像一个大男孩:高个头,体型偏瘦,运动衫,旅游鞋,浑身散发着青春的朝气,脸上挂着阳光般的笑容。他办公室的摆设极其简单:一张被德文研究资料和电脑、打印机占满的桌子,一个装满了书的大柜子,然后就是沙发和椅子。“祝贺吴老师获得入围中国法学创新网‘新秀100Q’计划!”听到这句话,吴泽勇腼腆地笑了。

“我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就在河大,关于河大的记忆太多了,说不完。”谈及大学生活,吴泽勇掩饰不住兴奋与激动,仿佛被拉回往昔那段岁月。从18岁来到河大,在河大生活学习了近十五年,在获取知识的同时,河大更让吴泽勇从一个懵懵懂懂的孩子真正长大成人。本科四年的生活学习,是他求学生涯中最丰富多彩的一段经历。那时候,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闲暇时尽情地打篮球,和同学们一起去唱歌、跳舞,或者一个人呆在宿舍,看自己喜欢的书。“我那时不算一个好学生,不爱学习,真的。”这样说话的吴泽勇彻底成了一个阳光大男孩,而不是一位博学多才的博士。
  吴泽勇1997年获得河南大学经济学学士学位,然而在硕士阶段却转向法律。用他自己的话说,那时他“并不清楚法学为何物,甚至不清楚学术为何物”。他真正对法学产生兴趣是在读硕士期间,诉讼法专业的导师章武生教授发现吴泽勇学术思维敏捷,在给他布置大量基础性著作的阅读任务以夯实其学术基础的同时,还给他安排了专题性的研究和写作任务,指导他在研究中不断提高自己。谈到这一点,吴泽勇充满感激:“我要特别感谢我的硕士导师章武生教授,是他领着我一步步走进法学殿堂。如果说我在学术研究方面尚有一点潜质,最先发现这一点的是章老师,而不是我本人。”

2006年9月至2010年4月年先后两次在德国的留学经历对吴泽勇影响深远,也为他的学术研究打下了坚实基础。在花费将近一年时间克服掉语言、生活、学习等各方面的障碍之后,吴泽勇全身心地投入到欧洲群体诉讼以及德国民事诉讼法的研究中。这段时间里,他不仅熟练掌握了德语,可以利用更大范围的文献资料进行研究,而且找到了自己未来的学术研究方向。在他看来,赴德访学让他印象最深的不是德国法学的思辨特点,也不是个别大腕学者大气恢弘的体系建构,而是每个法律人都必须掌握的那种对于具体问题的精致分析能力,这让他坚定了从具体的规则和判例出发进行民事诉讼法学研究的决心。他认为,这种研究方法在国内并未得到认可和推广,因此特别需要年轻一代学人为之努力。
  吴泽勇一再强调,留学的好处不只体现在学术研究方面。他鼓励我们说:“年轻人应该走出去看看,这不仅能够开阔视野,还能锤炼一个人的性格,让人变得更加宽容、仁厚。”

自1998年起,吴泽勇先后在《法学研究》、《中外法学》、《中国法学》、《法律科学》等核心刊物发表论文译文40余篇,并出版了大量著作、教材和译著。当我们问最能代表其研究成果的著作或论文时,吴泽勇谦逊地表示:“这些论文顶多是阶段性的研究成果,我不愿意将它们中的任何一篇看作我的代表作。况且我一直认为,对年轻学者来说,发表文章是次要的,关键是通过研究工作提升自己的能力,为未来的工作打好基础。”
  吴泽勇说自己的理想不过是“做一个称职的法学研究工作者”。从研究生阶段的民事诉讼基础理论研究,到博士后阶段的诉讼制度史研究,再到留学德国期间的外国法研究,他已经在通往理想的道路上探索了十三年。在这条不乏荆棘与波折的法学研究之路上,吴泽勇自得其乐。谈及学者生活的优劣利弊时,他平静地说:“做学问是一种安静、单纯的生活方式,很健康也很自由,很适合我。我希望能够做一项让自己可以把握生命的工作,而学术研究恰好是这样一种职业。”
  对于已经取得的成就,吴泽勇说,应该感谢河大以及河大的老师和朋友,是河大宁静、美丽的环境和深厚的文化底蕴给了自己静心学习、研究的机会,是各位导师的关怀和提携、各位朋友的鼓励和指点给了自己坚持下去的信心。对于河大以及法学院领导允许他一再出国访问,他尤其心怀感激。他说,河大就像自己的心灵后花园,每次从外面出差回来,在幽雅静谧的校园里漫步,他都会觉得分外愉快和放松。
  当我们请他为年轻人进行学术研究提几点建议时,吴泽勇说:“如果下定决心以学术为业,最好先做好规划,逐步掌握做学术必需掌握的工具,比如外语能力、书面表达能力、逻辑分析能力以及文献搜集能力等等。”他还告诫大家,要多和老师交流,早早规划,因为这样可以少走弯路。他笑称自己当年纯属误打误撞,实在耽误了太多时间。

上一条:对吴泽勇博士的深度访谈 下一条:吴泽勇:做学术是兴趣的自然流露——专访河南大学法学院院长吴泽勇教授